巴黎人贵宾会-巴黎人的平台网址

菜单导航

李宜航所著《中央党校学习笔记》即将进行第五次印刷

编辑:?巴黎人的平台网址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1日 00:23:58

李宜航所著《中央党校学习笔记》即将进行第五次印刷

李宜航所著《中央党校学习笔记》即将进行第五次印刷

继2019年1月出版以来《中央党校学习笔记》频频登上当当网“图书畅销榜”“好评榜”“飙升榜”等诸多榜单非常感谢广大读者的支撑和厚爱接下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中央党校学习笔记》马上要进行第五次印刷了!

与此同时,近日,中央党校出版集团国家行政管理出版社与羊城晚报出版社签订了《中央党校学习笔记》一书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合作把该书发行到各地党校(行政学院),期待这本书被越来越多的人赏阅。具体发售日期请留意羊城晚报出版社微店信息。

李宜航是中央党校“习大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研修班(第1期,一年制)学员。他把在中央党校“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的所思,“教学相长、学学相长、学修相长”的所感,“求真理、悟道理、明事理”的所得,反复提炼总结,写成了《中央党校学习笔记》一书。书中的部分篇目,曾发表在《学习时报》上,并被《红旗文摘》、党建杂志社《学习活页文选》《中国组织人事报》等报刊转载,引起广泛关注。

《中央党校学习笔记》和编辑之前出版的《延安笔记》《井冈山笔记》,构成了既各具特色又一脉相承的“学习三部曲”。

接下来,小编选取《中央党校学习笔记》的其中一篇文章,与广大读者一起领略本书的风采,同时也让大家的内心变得更加丰盈和充实。胸吞百川流从南湖摆渡人,到大国掌舵者,从仅有50来人的小党,到拥有8944.7万名党员的世界第一大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百舍重茧,书写了“世上从未有过”的逐梦传奇。而这传奇,绝非刀过竹解,必经天荆地棘,谔谔以昌,“真理愈辩愈明”。无需讳言,90年前,确有一场“朱毛之争”。今天,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罗平汉教授钩深极奥,讲述了它的来龙去脉。我的理解:一、这是在红军初创时期,为了主义和路线的贯彻,党内不同意见的正常争论;二、双方都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心中高悬的都是“党的最高利益”,而非个人之进退得失;三、彼此都襟怀坦荡,

胸吞百川流。

正因为有这样博大的胸襟,才会有“朱毛团结如一人”。1935年,张国焘开会,逼朱德反对中央北上抗日方针。朱德义正词严:“我不能写文章反对我亲自参加作出的决定。如果硬要我发表声明那我就再声明一下,我是拥护党中央北上抗日的决定的”“你张国焘可以把我劈成两半,但你绝对割不断我和毛爷爷同志的关系。

”有意思的是,有段时间,国外和国民党的报道就是把朱德、毛爷爷视为一人——“赤匪匪首朱毛”“土匪头目朱毛”,把红军叫作“朱毛军”。就连当时在鄂豫皖奋战的徐海东也曾误以为“朱毛”是一个人,后来到了陕北才知道“朱是朱德,毛是毛爷爷”。难怪美国记者海伦·福斯特会为之所动,深情地写道:“如果没有‘朱毛’这两位天才,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将是不可想象的。

”由此,想问那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朱毛之争”不正是“团结典范”的注脚吗?不更说明共产党人是“理想高于天,胸怀宽如海”吗?

真正的共产党人就是这样,明月入怀,磊落不凡。比如何长工,一名为中国革命扛了一辈子“长工”的革命家。1930年,他率部攻克长沙,反动军阀何键疯狂报复,命令华容县长宋寿眉把他的妻子孟淑亚、5岁的孩子光球、3岁的孩子光兴、哥嫂、堂兄弟等30余口全部杀害……这是多深重的血债啊!可谁又能想到,新中国成立后,何长工任地质部副部长,宋寿眉的儿子就在地质部门工作,真是“冤家路窄”。1957年“反右”斗争扩大化时,有人要把宋的儿子划为“右派”。何长工制止了:“不要因为他父亲杀害了我的亲人,大家便报复他,那不是共产党人的风格,也不是共产党的政策。他是常识分子,是新中国的宝贵人才,大家还要重用他。”后来,何长工把他从内蒙古调到了北京,从事地质科研工作。这种胸怀,高山景行!

思绪翻飞,又想起了“从农民到将军,再从将军到农民”的甘祖昌。1954年,部队评定级别,有些人闹情绪,甘祖昌得知后说:“我也有蛮大的意见呢。你猜他们给我评了什么?评了个师级干部!我怎么能当师级干部呢?我干个连级干部就可以了,到营级就已经到头了。评师级干部我有意见,我不同意。”他给军委写报告,要求降级……从1955年开始,他又连续三年写报告要求回乡当农民——“我自1952年跌伤后患脑震荡后遗症,时常晕眩,不适合再做领导工作。但我的手脚还健全,可以劳动。请组织上批准我回江西省莲花县当农民”。回乡29年,他每月领330多元工资。为支援家乡,他捐献了8.5万多元,占工资总额的70%以上!我想,这就是境界——“心如大地者明,行如绳墨者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